<noframes id="d17fh">

      <track id="d17fh"></track>

      <big id="d17fh"></big>
        <track id="d17fh"></track>

        千萬黃金賤賣牽出4.7億經濟大案 花千萬買黃金虧本出售

        星空 19 2022-06-07 14:32:28

        千萬黃金賤賣牽出4.7億經濟大案 花千萬買黃金虧本出售

        “買來黃金,立即賠本賤賣掉”“聲稱產品的原材料中含有黃金,卻被發現其中無任何黃金成分”“產品出口到香港后,馬上被當成廢品處理掉”,這一系列反常的商業操作背后,隱藏著一個跨省經濟犯罪團伙。

        他們以黃金制品交易為幌子,采取“低值高報、虛構謊報”方式,騙取國家出口退稅,瘋狂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經過長達1年多的縝密偵查,四川省綿陽市警方輾轉四川、廣東、廣西、山東等省份,行程數萬公里,全鏈條打掉該犯罪團伙。2022年4月底,隨著被告人詹某堆等人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標志著該案全案告破。

        專案組主要成員、綿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三大隊教導員緱寶林全程參與了該案的偵查工作。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他表示,在這起特大騙取出口退稅,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中,多名犯罪嫌疑人僅為初中學歷。他們謊稱用貴金屬加工產品,以達到提高進項商品價值的目的。

        他說:“在兩三年的時間內,該犯罪團伙總計購買了大約1噸的黃金,然后低價銷售,并虛開4.7億增值稅發票。該案偵破后,大量購買發票的企業補繳了稅款,共為國家挽回經濟損失3000余萬元。”

        花千萬買黃金虧本出售

        2020年底,綿陽市稅務部門向綿陽警方反映了一條線索:四川國金寶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金寶公司”)在短時間內大量購買黃金,聲稱用作原料生產出口產品,并以此申請出口退稅。

        稅務機關在核查時,發現該企業銷售的產品中并不含任何黃金成分,存在明顯的購銷不匹配的情況,稅務部門由此引起警覺,認為該公司存在很大的騙取出口退稅的作案嫌疑。

        根據相關法規,出口退稅是指對我國報關出口的貨物,退還在國內各生產環節和流轉環節繳納的增值稅和消費稅,可以幫助出口企業降低成本,增強商品國際競爭力,使出口貨物的整體稅負歸零,有效避免“在國內交完稅,到國外又要交關稅”的國際貿易進出口雙重征稅現象。

        這樣既可為企業減負,也可以促進對外貿易。一旦退稅,大筆的資金可以退回企業賬戶。有些不法分子卻盯上這一環節,通過假報出口等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

        天眼查顯示,國金寶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5日,注冊資本為5000萬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焦某。注冊地址為綿陽市科創區創業服務中心企業加速器C區2棟3樓,經營范圍包括建材批發;半導體照明器件制造;銷售電子產品;眼鏡制造;銷售金銀飾品等。焦某控股比例100%。

        收到線索后,綿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民警立即進行核查。緱寶林介紹稱,警方進入該公司后發現,該公司已處于停產狀態。廠房看上去有幾百平方米。從外觀上看,像是一家正常運營的公司,但廠房比較簡陋,其中只有一些簡單的生產設備,質量把關并不嚴格,不具備生產合格產品的能力。

        警方調查發現,焦某是陜西西安籍男子,他與蔣某安(浙江省臨海市男子)共同負責該公司的運營。該公司對外稱,兩款產品(視覺訓練儀、變流器)的原材料中都用到了黃金,均出口至香港某華公司。2019年9月至11月,國金寶公司以生產需要為由,花1000多萬元,先后3次從廣東省深圳市購買了共計41公斤的黃金,并取得了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

        緱寶林介紹,2020年,國金寶公司就向四川稅務部門申請進項的出口退稅,由于稅務部門嚴格把關,他們未能得逞。此后,他們就去找了一家深圳的公司協助把這個產品出口到了香港,在深圳申請了一部分退稅款。

        他說:“這很快引起了深圳稅務部門的注意,他們發函建議綿陽稅務部門對生產企業的真實性進行調查。”

        民警調查獲悉,國金寶公司表面的老板為焦某,但其背后的實際控制人為周某新。同時,周某新不僅在深圳有公司,而且也是香港某華公司實際控制人。

        這意味著,所謂的國金寶公司將產品出口到香港某華公司,其實相當于,產品從周某新的左手轉到了他自己的右手,其目的就是為了便于騙稅。

        2021年1月,綿陽市公安局決定對周某新、焦某等人涉嫌騙取出口退稅犯罪進行立案偵查,并成立了由經偵支隊牽頭,抽調涪城區公安分局經偵大隊警力組成專案組。

        為盡快查清線索,專案組從該公司購買的黃金流向為切入點,派出偵查員遠赴深圳開展工作。

        緱寶林等專案組成員到深圳后,為搞清楚資金流的去向,在當地公安機關的配合下,他們對所有嫌疑人進行訊問,對所有相關公司和個人逐一調查,經過1周多時間的工作,專案組調查到了上述41公斤黃金每一筆流向。

        緱寶林稱,國金寶公司在深圳購買這些黃金后,并沒有轉運到綿陽的公司用于生產,而是在深圳就地降價賣掉。“焦某每次在深圳市羅湖區一家珠寶市場倉庫內提取到黃金后,都會在當天以每克便宜3至5角錢的價格,賣給了不需要開具發票的黃金飾品廠商或個人。”

        花千萬巨款購來的黃金馬上虧本賣掉,國金寶公司這一反常的商業操作引起了警方注意。這種古怪行為的背后藏著怎樣的秘密?

        “到香港被當成廢品處理掉”

        2021年3月,專案組決定展開抓捕行動,蔣某安、周某新、焦某分別在綿陽、深圳、西安落網。因涉嫌騙取出口退稅犯罪,三人被公安機關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緱寶林稱,審訊之初,三名犯罪嫌疑人開始不太配合,企圖蒙混過關,后期隨著證據的一一出示,他們的心理防線逐漸崩潰,就交代了他們騙取出口退稅款的犯罪事實。

        經查,周某新現年48歲,浙江省臨海市人,2019年6月他與同鄉蔣某安合謀,以朋友焦某為法人代表在綿陽成立了國金寶公司,生產訓練儀、變流器等產品,用于出口香港某華公司。周某新常年在深圳居住,管理深圳市一家科技公司,對綿陽公司、香港公司運轉進行遙控指揮。

        緱寶林稱,周某新曾在西安做生意,期間認識了西安當地人焦某,之后發展成為朋友關系,“焦某除了掛名做國金寶公司老板,還負責提取黃金,和另外幾個人賤賣黃金等事情”。

        緱寶林表示,警方審訊時,犯罪嫌疑人交代,國金寶公司曾招聘過幾名工人,做一些拼裝視覺訓練儀和變流器的工作。周某新供述,視覺訓練儀曾申請過專利,里面有個電機帶著一個含有光線的物體,眼睛近視者盯著其中一個有顏色的東西轉動眼球,從而可以起到矯正視力的作用。

        綿陽警方透露,上述兩種產品都沒有任何技術含量,不具有實際意義,而且其成分中也均不含黃金。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在5個月時間內,周某新以產品出口香港為由,向稅務部門申報出口退稅,共獲取了出口退稅款59萬余元,向稅務部門申報但尚未獲取的出口退稅款近100萬元。

        緱寶林稱,犯罪嫌疑人之前虧本處理黃金時造成的經濟損失大約只有2萬元,這與他們騙取的出口退稅款相比,就顯得“非常合算”了。

        周某新供述,他和兩名80后同伙都是初中文化,為了賺取“大利潤”決定鋌而走險。

        他說,他們開公司、出產品、做出口貿易,以掩人耳目,提高騙取退稅成功率,“國金寶公司簡陋的生產線根本無法產出合格的視覺訓練儀、變流器,這些低成本劣質產品以虛假出口貿易方式運輸到香港某華公司后,就會被當成廢品處理掉”。

        幾名犯罪嫌疑人供述稱,他們購買41公斤實物黃金,唯一目的就是獲取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而騙取出口退稅。之所以選擇黃金,是因為其在申報退稅時具有高額的進項發票,他們謊稱黃金是生產商品原料之一,以高成本獲取更大金額退稅。為了回籠資金,對他們沒有實際用處的黃金,都被快速賣出。

        順藤摸瓜牽出4.7億大案

        出乎預料的是,辦案民警在審理該案過程中,發現了另外一條重要線索:2020年9月至12月,周某新通過自己在深圳的科技公司,以向深圳另一家科技顏料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詹某堆)購買“金膏”為幌子,支付對方4%的“手續費”,從該顏料公司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80萬元,用于騙取出口退稅需要。

        緱寶林稱,金膏是由黃金經過特殊處理而成,外形呈膏狀,主要用于陶瓷等工藝的加工,可使陶瓷等具有金光閃閃的外表,增加美觀。他說,“周某新等人其實根本沒有從詹某堆的公司購買過金膏。”

        為打擊該犯罪團伙,專案組再次前往深圳。警方了解到,詹某堆是廣東省饒平縣人,初中文化。他伙同其初中同學許某為等人收取受票企業“手續費”后,大肆對下游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

        至此,一條涉及全國多地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黑色鏈條浮出了水面。

        2021年5月26日,詹某堆在深圳落網。經審查,詹某堆于2018年在深圳成立了兩家公司,并在同學許某為的幫助下取得了上海黃金交易所一級會員單位的代理會員資格,以公司生產“金膏”需要為由多次購買共計1噸左右的黃金。

        詹某堆獲取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對實物黃金則委托許某為低于市場價的價格賣給不需要開發票的黃金飾品生產企業或個人,許某為從中收取“跑路費”。

        經查,2018年以來,詹某堆用購買黃金取得富余增值稅專用發票,再通過自己聯系或者許某為、胡某明、孫某耀等人介紹,先后與廣東、廣西、福建、浙江、山東等地一些不法企業勾結,在未發生真實交易情況下,虛開購買生產陶瓷、顏料所需“金膏、金水顏料”等商品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并按票面金額收取4%至8%不等的“開票費”,下家企業得到虛開發票后用于在稅務部門申報認證抵扣稅款。

        此后的兩年多時間里,詹某堆共計為國內101家廠商和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900份,涉案金額高達4.7億元,從中獲利幾千萬。

        緱寶林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根據警方調查,上述101家廠商和企業的負責人主要從事陶瓷行業,他們是否涉及犯罪,也會由屬地公安機關來進一步調查,根據他們取得發票的過程,以及其主客觀是否一致原則等來認定他們是否涉嫌犯罪,涉嫌犯罪的將由屬地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他說:“其中,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有的已經被當地公安機關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警方透露,詹某堆落網后,專案組又先后輾轉廣東、廣西、山東、浙江等地,對涉案企業固定證據,并敦促逃稅企業補繳增值稅款,共計挽回經濟損失3000余萬元。

        2021年11月,許某為落網,胡某明、孫某耀主動到案,三人共退出違法所得200余萬元。2022年4月底,因涉嫌犯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人詹某堆、許某為、胡某明、孫某耀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緱寶林表示,通過該案,也提醒一些企業要合法合規經營,不要去鉆國家出口退稅政策的漏洞做違法行為。否則,一旦被公安機關或稅務部門發現,就必將付出法律代價。

        上一篇:蘋果用3分鐘正式宣戰新行業 巨頭搶錢了
        下一篇:女人不能上龍舟?媒體:陋習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暫時沒有評論,來搶沙發吧~

        欧美在线 成人,九尾狐狸m校服白丝喷水,午夜dj在线观看视频在线

          <noframes id="d17fh">

            <track id="d17fh"></track>

            <big id="d17fh"></big>
              <track id="d17fh"></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