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d>
  • <table id="ooomm"></table>
    <table id="ooomm"></table>
  • <table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able>

    男子殺死一家3口 最高法指令再審

    星空 30 2022-08-13 12:47:39

    近日,最高法作出再審決定書,指令河南省高院再審“譚修義故意殺人、強奸案”。譚修義已服刑29年,原本被判死緩的他經多次減刑后,現刑期至2022年10月20日止。

    8月11日,澎湃新聞就該案再審有關問題向譚修義的再審辯護律師李遜了解情況,但其以該案涉被害人隱私為由,婉拒了采訪。

    男子殺死一家3口 最高法指令再審

    譚修義是河南周口商水縣譚莊鎮前譚村人,1993年7月該村發生一起兇案,村民譚某某一家三口遇害。之后,譚修義被認定為嫌犯,于當年7月21日被刑拘。

    但直至1999年,周口市中院才作出一審判決,周口市中院判譚修義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譚修義上訴后,河南省高院撤銷原判發回重審。周口市中院2002年作出重審一審判決,除故意殺人罪外,譚修義又多了一個強奸的罪名,罪刑仍是死緩。譚修義再次上訴,但被駁回。

    2016年12月,譚修義家屬委托律師向河南省高院提出申訴。后又于2017年5月25日,向河南省人民檢察院申訴。2017年12月,河南省高院以“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量刑并無不當”為由駁回申訴。

    轉機出現在2018年11月15日,河南省檢察院立案復查后認為,原審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確實不充分,判決有誤,于2020年6月18日向最高檢提請抗訴。2022年3月16日,最高檢作出抗訴決定。

    最高檢認為,除譚修義部分有罪供述和現場勘查筆錄、尸檢報告部分內容一致外,無客觀證據證實其作案。而關于其有罪供述部分,存在疲勞審訊,有刑訊逼供的可能。

    被控殺害一家三口一審判死緩

    1993年7月16日晚,河南周口商水縣譚莊鎮前譚村發生一起兇案,村民譚某一夫婦和他們16歲的女兒譚某二遇害。之后,同村村民譚修義被認定為犯罪嫌疑人,當年7月21日,譚修義被刑拘。

    但直至案發6年后,1999年12月14日周口市中院才對這起涉及三人死亡的兇案作出一審判決,該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譚修義死緩、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令譚修義賠償被害方經濟損失一萬元。

    譚修義不服上述判決,并上訴至河南省高院。2000年5月18日,河南省高院以事實不清為由,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2002年1月1日,周口市中院作出重審一審判決,除故意殺人罪外,譚修義還被判犯強奸罪,兩罪并罰,譚修義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并判令賠償譚修義賠償被害方經濟損失1萬元。譚修義不服,再次提出上訴。2003年7月31日,河南省高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述周口市中院的重審一審判決認定:1993年7月16日晚22時許,被告人譚修義回家到廁所解手時,見到當晚在其家住宿的被害人譚某二(1977年12月生人)正在解手,頓起歹意,即雙手按住該女的肩膀,擠到墻角,站著將該女強奸。

    因怕事情敗露,譚修義便產生殺害譚某二父母之念。7月17日凌晨1時許,譚修義偷偷起床,攜帶作案工具,潛入譚某二家中,采用鐮刀砍、鈍器砸等手段將正在休息的譚某二之父譚某一、母親王某某殺死后返回家中休息,并將砍斷的鐮刀及鐮刀把丟棄在現場。

    譚修義又因害怕譚某二得知父母死后懷疑自己,便于該日早晨尾隨起床返家的譚某二,再次進入譚某二家中,在堂屋內后面雙手卡住譚某二頸部,將其卡死,并用繩子纏繞在其頸部,將尸體吊于房梁之上,繩子拴在牲口槽的樁子上。作案后,譚修義用被害人譚某二家廚房的草木灰將現場血跡掩蓋,并將屋門鎖住后逃離現場。

    譚修義上訴后,河南省高院二審裁定認為,譚修義因為害怕其強奸譚某二的罪行敗露而殺人滅口,作案手段殘忍,后果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極大,應依法嚴懲。原判定罪準確,量刑及賠償適當,審判程序合法。譚修義的上訴理由不予采納,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但譚修義并未停止申訴喊冤。

    最高檢抗訴后最高法指令再審

    2016年12月,譚修義家屬委托律師向河南高院提出申訴。后又于2017年5月25日,向河南省檢察院申訴。

    2017年12月,河南省高院以“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量刑并無不當”為由駁回申訴。

    轉機出現在2018年11月15日,河南省檢察院立案復查后認為,原審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確實不充分,判決有誤,于2020年6月18日向最高檢提請抗訴。2022年3月16日,最高檢作出抗訴決定。

    最高檢審查后認定,1993年7月16日,譚修義吃過晚飯后到譚某三的煙炕與村民譚某三等人聊天。當晚8點多,譚修義的女兒譚某四、譚某五與借宿在自家的譚某二上完廁所后一起到東屋休息。晚上10點左右,譚修義回家,第二天早晨天亮了,譚修義喊其小女兒譚某五起床上學。譚某五走后,譚某二起床在院子里與住在西屋的譚修義母親王某打招呼說要回家做飯后離開。

    之后,譚修義與其愛人程某某裝了一袋子糧食,譚修義用木架子車拉到同村村民石某某家打飼料。打完飼料回家吃過早飯,譚修義牽著牛到譚莊鎮家畜改良站(距離譚修義家6公里左右),由吳某某給牛配種。上午沒配好,在吳某某的建議下,譚中午沒有回家。下午又補配一次,在四五點鐘譚牽著?;丶?。

    當天(17日)下午3點左右,村民劉某夫婦到譚某二家,從堂屋窗外發現譚某二吊在家里房梁上,劉某即用房門口的鐵鍬把譚某二家的門鎖砸開,劉某妻子喊來其他村民多人,與劉某進屋解開繩子把譚某二從梁上放下,發現譚某一、王某某夫婦也被害。

    譚某一尸體在地上,王某某的尸體在小床上,蓋有棉被,一把斷了的鐮刀扎在其喉部。經鑒定,兩人均系被他人用鈍、銳兩種兇器分別致顱腦損傷死亡和肝臟破裂急性大失血死亡,譚某二系被他人扼勒頸部致機械性窒息死亡。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現場勘查筆錄、尸檢報告、提取筆錄;物證、到過案發現場的證人證言、譚修義供述及其家人、同村村民證言。

    最高檢審查后認為,除譚修義部分有罪供述和現場勘查筆錄、尸檢報告部分內容一致外,無客觀證據證實其作案?,F場勘查筆錄、尸檢報告、技術鑒定書和部分證人證言僅能證明三被害人在家中被殺及案發現場情況,其他證人僅能證明案發前后譚修義的活動情況,不能證明其實施了犯罪。

    其中,最高檢認定,在案證據無法證明有強奸行為發生;關于故意殺人,在案部分作案工具不清,公安機關提取的斧子與尸檢報告存在矛盾無法排除,關于現場提取的血液的刑事技術鑒定結論不具有唯一性,現場從鐮刀把上提取的血指紋,不具備同一認定的條件。

    此外,譚修義的有罪供述也存在問題,如幾次有罪供述內容不一致;有罪供述與其他證據相矛盾;有罪供述的訊問筆錄違反法律規定,真實性存疑;此外,還存在疲勞審訊,有刑訊逼供的可能。

    綜上,最高檢于2022年3月16日作出抗訴書,以原判定罪主要證據存在明顯矛盾,原辦案機關違反法定訴訟程序,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為由,向最高法提出抗訴。7月18日,最高法作出再審決定書,指令河南高院再審此案。

    從1993年案發后不久被抓至今,譚修義已身陷囹圄29年,原本被判死緩的他,經多次減刑后,現刑期至2022年10月20日止。

    上一篇:全國高溫紅色預警:江浙滬等10省市局地氣溫超42℃
    下一篇:未來十天多地將現持續高溫,中國氣象局升級高溫Ⅲ級應急響應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暫時沒有評論,來搶沙發吧~

    嗯啊…秘书呻吟浪荡张秘书
    <td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d>
  • <table id="ooomm"></table>
    <table id="ooomm"></table>
  • <table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