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d>
  • <table id="ooomm"></table>
    <table id="ooomm"></table>
  • <table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able>

    上海方艙志愿者陽性后流浪近1個月住公廁也被驅逐

    星空 48 2022-06-29 13:25:55

    上海方艙志愿者陽性后流浪近1個月住公廁也被驅逐

    周冬,一名上海方艙的志愿者,6月1日離開方艙后,一直在上海流浪。

    “沒有工作,沒有住的地方,沒人要我們。”

    6月1日零時,上海市宣布解封,結束方艙志愿者工作的周冬離開方艙。

    周冬像往常一樣通過手機兼職群找工作,卻處處碰壁,很多用工單位明確,“進過方艙的,陽過的不要。”

    周冬發現,因為自己4月20日、21日核酸檢測顯示“陽性”,連酒店也不能住,對方要查看兩個月的核酸記錄。

    方艙

    4月6日,在廣東打工的周冬在微信群里看到上海方艙醫院招聘志愿者的信息,簡單收拾行囊后,7日搭乘高鐵到達上海虹橋。

    8日,周冬乘坐中介公司的車到達上海市國家會展中心。

    “8日到11日沒有上班,方艙還沒建好。”周冬到達工作地點后與其余上千名志愿者一起住到了會展中心的大廳里,三樓到五樓每一層樓都住了幾百人,大家打地鋪混住在一起,沒電,沒水,沒人管理。

    4月11日,周冬跟隨其他志愿者被叫到會展中心外的廣場上,接受簡單的入職培訓。

    4月12日,周冬正式進入方艙,負責方艙內部掃地、拖地、清理垃圾等保潔工作。

    除了日常的衛生清理,周冬每天需要將上千名病人的飯盒垃圾清理干凈,還需要清理廁所以及協助醫護人員轉運物資,“一般會在病人進餐的時候,給他們發放全新的枕套被套,還有臉盆、牙刷、毛巾、洗衣粉、紙巾等。”

    在周冬看來,做志愿者的工作量很大,但每天能有800塊錢的收入,比在廣東打工要強很多。

    雖然賺錢,但方艙里的消費比外面要高不少。“連花清瘟膠囊賣到一百塊錢一盒,外面賣4塊5的泡面在里面賣12塊錢,外面210元一條的香煙,里面賣400元。”周冬介紹,方艙里很多物資的價格比外面高很多,有人買,但并不多。

    確診

    周冬介紹,上海遠茂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遠茂公司”)是上海久事集團(簡稱“久事集團”)的分包商,負責招聘到方艙工作的志愿者。

    志愿者到達方艙后,遠茂公司會從中選出小隊長、大隊長負責志愿者的日常管理工作。

    初到上海的志愿者們,由于方艙尚未竣工,便被安排與施工單位的工人們一起居住。

    4月10日,周冬居住的5樓里,有施工工人出現陽性被半夜叫走,此后志愿者隊伍里也陸續有人確診。

    4月20日,周冬出現四肢無力、嗓子痛等癥狀,核酸檢測結果顯示陽性,他與其他確診的志愿者一起被安排到場館10號門附近一個專門的管控區中。

    “說是管控區,其實就是用圍欄護欄連起來劃出來的臨時區域。當時確診的人太多,管控區里住不下。我們確診后,一起住的人都算密接。”4月21日、4月22日,周冬先后接到當地疾控中心電話詢問具體癥狀,但因為沒有空缺的床位,周冬始終沒有被安排接受治療。

    周冬稱,身邊很多志愿者都顯示陽性,但因為大家沒能進倉治療,缺少《診斷證明書》,沒有《解除隔離證明》,即使核酸已經顯示陰性,很多人的健康碼14天下來仍然顯示紅色。

    “支付寶上地方健康碼是綠色,但國家健康碼是紅色,有個感嘆號,上面顯示‘異常碼’‘陽性’這些字樣。”周冬介紹,直到4月30日與遠茂公司發生矛盾,對方才聯系疾控中心,聯系衛健委,對接國家疾控中心把健康碼轉成綠碼。

    但因為兩個月內,周冬“陽”過,走出方艙后,他的麻煩接踵而至。

    流浪

    無事可做,無處可去,從青浦到松江,從松江再到浦東,周冬開始流浪。

    周冬發現很多招工單位明確表示:“進過方艙的不要,陽過的不要。”因為兩個月內有確診記錄,用工單位會直接拒絕,就連住酒店,也同樣被拒絕。

    “只要一查兩個月的核酸記錄,找工作會被直接拒絕,混進去也沒用,江蘇、浙江這些鄰近省份也會查兩個月內的核酸記錄。住酒店,人家怕復陽,影響他們做生意,我們只能到處找地方住。”

    20多天來,周冬從廢棄的大樓到公廁都住過,經常被驅逐。

    “有一次找了一個寫字樓,前面是出租的,后面沒建好,我們就住進去了,后來被保安發現,讓我們趕快收拾東西走,再發現就馬上報警。”

    三個月內不能去人群聚集的地方,做核酸只能做單管,復陽的話要繼續隔離,這是周冬近一個月來聽到最多的話語。

    周冬告訴記者,在上海租著房子的志愿者都已經回家了,他們這些外地來的想要個說法。

    “我們的訴求就是按工傷流程給我們申報,此外不能工作的時間內,遠茂得給我們誤工費。去其他地方需要隔離,隔離期間我們也需要補償。”周冬認為,根據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3月28日發布的《本市人社領域全力支持抗擊疫情的若干政策措施》中第二項第七條規定,“落實工傷保障待遇。對因履行工作職責,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醫務及相關工作人員,開設綠色通道,快速認定工傷,及時落實各項待遇。”應該對確診新冠肺炎的志愿者認定為工傷。

    周冬表示,6月6日收到過遠茂股份的短信通知,通知內容顯示,“隨著上海市進入全面恢復正常生產生活秩序階段,公司即日起啟動向上海市人社局負責工傷的部門正式提交工傷申報工作。”周冬稱,5月底已經填過申報工傷的相關材料,但打電話問人社局,對方表示,“要求企業承擔的話只能通過法院,勞動法沒有相關規定。”

    隨后,周冬向“12345市民服務熱線”反映情況,市國資委反饋:已責成上海遠茂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對投訴人的訴求予以解答,妥善解決投訴人的疑慮,后續跟進。

    “解決完這些問題后得回廣東,我的行李箱和生活用品都還在那邊,在上海也找不到工作,再也不來了。”周冬說。

    上一篇:土耳其同意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 兩國還同意解除向土耳其出口國防設備的限制
    下一篇:男子任由父親遺體家中腐爛獲刑 獲刑1年3個月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暫時沒有評論,來搶沙發吧~

    嗯啊…秘书呻吟浪荡张秘书
    <td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d>
  • <table id="ooomm"></table>
    <table id="ooomm"></table>
  • <table id="ooomm"><noscript id="ooomm"></noscript></table>